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已被遗忘的地名故事——史家畈变吴湾(原创)  

2017-05-13 10:30: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被遗忘的地名故事——史家畈变吴湾(原创)
作者:山野枝子
  如果不是当地风俗的传承,恐怕没有人会知道历史上沙窝吴湾,曾经的地名叫史家畈;如果不是与时俱进地发展观念,恐怕史家畈的地名,也不会更改为吴湾。历史是在继承与发展中更迭,在扬弃与创新中前进。人类在迁徙中生存与繁衍发展,人挪活,树挪死的千古魔咒,总是千古不变地规律着人类发展的轨迹。
  我最早知道,现在的沙窝吴湾,曾经叫史家畈,是听奶奶讲的。奶奶说:你知道吗,在我们这个地方,人死后,烧褡子(人死后入殓时,用白布缝制,用来装载冥币纸钱的布袋,主要用入进入阴间时的路上的买路钱和刚到阴间时的零花钱),写地址,掌坛的在褡子布上写的地址,不是吴湾,而是史家畈。我问为什么呢?奶奶说,过去没有吴湾,原来这个地方住的是姓史的人家,还出了一个史御师,所以叫史家畈。至于,为何后来没有一家姓史的了,奶奶说过,我现在也记得不太清楚了;或许,奶奶也没有说清楚,所以现在我没有太深地印象。
  史家畈这个词,在我的脑海里,有很多年没有泛起了,在我的记忆中,确实已经遗忘很久了,如同电脑中删除了一样,不知为何,近段时间回家,又突然想起了这个字眼,又问及此事。真是说不清,人类大脑贮存的事情,淡忘了很长很长时间,不知收藏在大脑的何处,也不知为何又突然冒出走,让我记起。此事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人脑的记忆存贮,真是神奇。我真不知电脑中的文件如果删除了,又能在何处能找到,多么时间以就再也不能找到?我对当地的一位阴阳先生问起说,你们现在签搭子,还写史家畈吗?你有史家畈的印吗?他说:他师傅传给他时没有印,原本就没有史家畈的阴家印符,印章,只是阳家行政使用。
  他并说写的详细地址是:光山县东路乡沙窝保史家畈。
  据《光山县志(清乾隆)》之〈东路乡保图说〉载:
  “县之域南广而北杀,自域而中画之,南视北其广于三倍。故县分四乡,东西乡概多南境,东乡则县之东南境也。”
  “其全里七,曰遇仙里、龙山里、双轮里、梅林里、雾山里、八水里、五马里,兼北乡者曰赛山里。”  
  “其保十有九:东,出朝阳门,藏经阁在焉,为藏经阁保,又东为蔡连河保;南,为天常庙保,又南为烈女村保,又南为高梅保。高梅保东为砖桥保,又东为龙锡冲保,,,。砖桥南为白毕畈保,畈东为神刘桥保,又东为汪尤冲保,又东为七里冈保,冈正南为沙窝保,西南为朴风山保。”
  “,,,凡东乡之东,双轮河以南,界商城;北,界光州;其南,俱界楚麻城;西,界南乡。北则藏经阁、蔡连河,界北乡。”
  “其市集二十有三,白雀园、沙窝为盛。”
  “山之著者,天赐山、斛山、赛山、金泉山、铁柱尖山、白牙山、石柱山、夕阳山、罗汉山、白云山、守军山、五马山、春风岭。”
  “其水,张思河、临仙河、双轮河。”
  “其田多山阪,其土奥以沃。”
  从《光山县志(清乾隆)》版记录的位置以及集市、山、水、田地,可以看出:史家畈应隶属于,光山县八水里东路乡沙窝保。
  至于史家畈什么时期得名?史姓人家何时、从何处迁移到此处居住,为何迁入?又何时迁移出。又到何处?为何迁出?当时有多少人迁入,迁出时又有多少人?当时的史家畈地域范围边界如何,总其有多大面积范围?人们口口相传述说的史御师还是御史?在那一朝代任职和罢职,为何原因?史姓家族,当时主要居住此处的具体地点在那里?史御师的墓地在哪里?
  人们传说,史御史的墓葬地在现在的沙窝吴湾村吴上湾垸子的最西头,即原来汪中虎的住房后的大平地也即竹园地里;还有人说其墓地是在吴湾吴中垸二队所属的河湾地大坪子上;也有人认为史姓最先来此地时,或者说,史御史曾经在吴中垸二队所属的那个大河坪子上居住过,“”
  这两处的人间世代相反的故事,现在已怃从考证。
  不过在我十几岁时,曾经过过吴上垸西头那个竹园大平地。那是七十年代,现在记忆中,当时竹园还是有一些桂竹的,并在其地方,确有几座坟墓,还有墓碑,其上有文字,但是当时我好像没有去留心看文字,也许看了,当时也看不懂,或者现在也记不得,所以对其上写的是什么,没有一点印象。只记得墓碑还是很大和很完好,并在墓前有一排大柏树,好象有几棵,至少四五棵,大约直径有五十几公分,近一人合围抱之粗,高达十几米。现在不知还有没有碑石和遗迹,没有去考查。
  然而,在河湾大平地处的几处鹅卵石堆,我倒是印象挺深的,因为那一处地,是我们生产队的土地,我记得好像是经常种棉花,后来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分给人们做茶园,其中也有我们家庭的地。好像是有三个土包子石头堆。但是,是沙坪张姓人家的坟地,但是没有坟,也没有墓,更没有看见碑什么的。
  在我现在回想的记忆中,奶奶好象讲,史家后来估了什么官,全家或者全族都迁移走了;又好象说,李闯王三袭河南时,把此处的人都杀光了,史姓家族也未幸免的被全部杀绝了;好象还讲叙过,当年此地大旱,山上干死了麻栎树,河里干死了露草根,史姓家族全部逃荒到了别处,从此就没有再回来;又好象说是发大水,河里走龙,把田地里的庄稼和田地都毁了,无法生存,也就流落去了他乡,从此一去不复返了;还有说是,因为与外姓家族发生矛盾纠纷,引发械斗和官司,从此被迫离开此地,去别处谋生。但真正的原因,目前无从知晓。
  至于史姓什么时间从此地销声匿迹的,吴姓又是何时到达此地定居,并更名为吴湾的,也只是听人们口头传说和一些族姓谱牒及现存的墓碑文字中的记载来了知。
  据吴姓的一位学问高深、知识丰富、见多识广的先生说:史姓是明朝时期以前就没有在这里生活了,吴姓是明末清初,李闯王三袭河南后迁居于此,到目前已有二十代人左右,到他这一代也就是十七八代的样子。这样说来,也就如同我们此地大多数从江西迁移此域的时期差不多少。
  关于什么时间,史家畈改名为吴湾,他也没有详细说,我也没有详细问,暂时也就不能推测和确定了。
  物换星移,沧海桑田,世易时移,多少人间兴衰,都随风而去,只有历史永恒的存在着,存在在人们世代口口相传的记忆里,甚至遗传进了当地本土文化的基因里了。所以,对口述史和民间传说及民间文化或民间文学,进行搜集整理,留下历史的记忆,也就留住了我们祖先的根和血脉。
  随着国家把文化建设纳入国家战略中来,全域旅游的全面铺开,传承文化,讲好家乡故事,是讲好中国故事的组成,让我们共同拾起一个地区的文化记忆,共同挖掘文化资源,做好全域旅游开发,把资源做成项目,把项目做成产业,让产业成为脱贫的抓手和依托,支撑脱贫致富的构架,让当地的人民在现在或者将来,或者更远的将来,以致我们的子孙后代的将来或更远的将来,得以在家乡安居乐业,不再四处流落漂泊,我们这代人应该做些什么?也许我们应该思考,也许就也是我们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或许就是应该的担当!
  如其我们在羡慕发达地区和富裕地方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同时的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进行自我加压奋斗;也许我们现在的努力和付出得不到回报,甚至还有可能遭到挫折、打击和曲辱,但是,我们还是要为子孙后代做些什么,使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孙后代会记起我们,也使我们能够正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 保尔·柯察金所说的经典一样,“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我们人类不仅仅从眼前及自己的一生劳动付出来计算得失和回报,我们更应该把目光投向远方,把眼光投向历史的远方,去为我们万世万代的子孙留下一点什么有益的劳动,或者为他们积累一些什么未来可能成为财富的东西,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的,都是值得的。历史使史家畈变成了吴湾,我相信历史也会使吴湾变得更加富裕、文明、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