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二十一)牵公寨的孝媳你是何人(原始)(雄关名寨之二十一)  

2017-01-16 23:4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一)牵公寨的孝媳你是何人(原始)(雄关名寨之二十一)
作者:山野枝子
              牵公寨,离姚冲村2华里处有一座山寨,名“牵公寨”。在当地,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清咸丰(1853—1866)年间,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从金田波及到豫南。清政府把姚冲一带的山区作为天然屏障和后勤基地。一年夏天,清兵进村,山下一青年农妇丈夫参加了农民起义军,家里只剩公爹和一个婴儿。农妇拉着公爹抱着婴儿向山寨跑。公爹年迈体弱,加上天气炎热,栽倒在地。儿媳为救公爹,顾不上害羞,解开胸前纽扣,掏出乳房塞进公爹嘴里。公爹吸到乳汁后,身体好转,逃过劫难。农妇蒙羞救公爹的孝举,感动四邻八乡,该故事一代又一代传至今日。为传承孝道,教育后人,当地人将此寨取名“牵公寨”。
             牵公寨,又名扶公。我更喜欢“牵公寨“这个名字。因为“牵“字虽然也是动词,但有手牵手之意象在其中,更生动具体。扶字,因扶的部位不具体而不生动形象。在那个男女授授不亲的封建时代,一个儿媳妇,手牵着老公公的手,搀扶着登上山寨,可以想像,寻该是一个多么动人的场面,也是一个多么吸引眼球的场景。有多少人观望,有多少人赞叹,有多少人指责,又有多少人背后说三道四,可是,当时做出这一举动的女子,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顶着多么大的压力,做出这种壮举。这是中华孝道的一道亮丽的风景,在千年前的牵公寨上上演,如果能拍摄成电影或电视剧,我想在当下一定会爆棚。
   扶山寨子 ,位于牵公山上,又名牵公寨子,现位于新县代咀姚冲村境内。据《光山县志》(清乾隆五十一年光山知县杨殿梓总修)在卷八之山川条之山目中记载:“牵公山,在县(光山县)南一百里朱向保。旧传有翁避兵,不能行,媳扶以上寨,遂得免祸,故名。山上有牵公寨。旧志误作‘搴弓’,殊失其义,今为核正。”
   牵公寨,自从你冲破风封建势力的束缚,你就注定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会在中国近代史上上演一曲为了解放全中国的壮美活剧。
  一位网络作者这样写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扶山寨虽海拔不足200米,却因在中国革命的史册上刻下了重重的两笔而远近闻名。
  扶山寨位于新县城北15公里处,山势十分奇特。犬牙交错的怪石组成,绵延一公里有余。北面断崖如削,均为二丈高的天然石壁,壁下延伸出数条山岭,在远处化作望无际的丘陵。南坡道道山梁纵横交织,接向大别山的崇山峻岭,如此突兀,如此险峻,中原南来,扶山寨就是第一道紧要门户。
  在这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四方面军、红十五军的将士们,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浩歌。
  1932年春,我红四方面军粉诈了敌人的第三次“围剿”,8月,蒋介石亲任“剿总”司令;调集张钫、陈继承、卫立煌等6个纵队共24个师另6个旅约30余万人,向我鄂豫院根据地扑来。9月1日,扶山寨战斗拉开序幕,敌人试探性进攻被击退,2日,敌人以第三、八十师在四架飞机掩护下猛攻,遭到第十一、十二师迎头痛击。战至4日,红军战上以顽强的精神,猛烈的火力连续打退了敌人的数十次突袭和围剿。5日拂晓,敌人恼羞成怒,调集了数倍于我的兵力,向我军发动了全面进攻,我红军战士英勇反击,激战整天同敌人展开激烈肉搏,阵地多次失而复得5天之内,敌人伤亡两千余人,攻势顿挫,遂据地固守,等待张、卫纵队的增援。红四方面军为了避免陷入合围,开始了向皖西的转移。
   曾参加过这次战斗的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员范朝利中将对5日的战斗这样描述:“上午8时许,我连前哨报告:发现敌人以隐蔽的形式向我运动。我马上将此情况报告了营部,营长命令我们要做好准备,沉着应战,抓住战机,伏击敌人。国接到营长的命令以后,我们马上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8时30分,敌人完全进入我火力圈之内,“砰!砰”两声枪响,连长下达了射击命令,顿时我全部火器一齐向敌人开了火,手榴弹的爆炸声、机枪的扫射声响成一片,阵地上硝烟弥漫,我连的三名机枪手居高临下向敌人猛烈射击,敌人成片地倒下去。我一线的指战员乘势跃出战壕,杀向敌群。经40分钟的激战战,敌人在我阵地前丢下了满坡尸体后退了回去。”
   敌人的第一次进攻被我打退以后,上午10时,陈继承纵队又以一个营的兵力向我连阵地发起了猛攻,这次敌人改变了战术,首先对我进行炮火轰击,把我阵地上的树木和杂草打着了,我们的一些工事也被炸塌了,整个阵地上烟雾弥漫,然后,故人便在炮火的拢护下向我阵地冲来,敌人的炮火减弱以后,迅速占领了工事和有到地形,连续打退了敌人数次冲锋,一直将敌人压制在我阵地前,敌人的冲锋被我压住以后,便急忙向其主子请求飞机支援,“嗡、嗡、嗡”一四架敌讥飞来了,可是被我打得丧魂落魄的敌人,连让飞机识别自已阵地的十字白布也忘了打开。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之后,没有发现十字白布标志便对着被我压制的敌群,又是投弹又是归射,炸得他们自己的人哭爹喊娘,血肉模糊,死伤好多,我们在山上见此情景都拍手称快,并乘势跃出战壕,冲向故阵收拾我敌,就这样在敌机的有力配合下,敌人的进攻又被我粉碎了。
  敌人的第二次进攻被打退以后,仍不停的向我打枪炮,组织兵力准备向我发起新的进攻。我们充分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威力,进行了简短的思想发动,调整了党员骨干,调动同志们的杀敌积极性。战斗虽然打得很艰苦,但同志们的土气十分高涨,纷纷表示:“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竖决守住阵地,只要还有一个人也要继续战斗下去,同志们都不顾疲劳迅速恢复了被炸毁的工事,这时,营部又给我们送来了弹药,我们马上分配到各班,并在工事堆起了一堆堆石头,准备到关键时刻用石头砸敌人,下午1时,敌人的冲锋又开始了,连长命令:各班一定节约弹药,不到关键时刻不要轻易开枪。敌人冲到我阵地前,听不到一声枪响,以为我们是没有子弹了,便端着枪呼喊着“捉活的!捉活的”嗷嗷地嚎叫着向我们冲来。当敌人冲到我阵地前二十几米远时,我们一排手榴弹在敌群里开了花,我炮火自步机枪也一齐向敌人猛烈射击,打得敌人诺的滚,爬的爬,退了回去。
   下午3时许,一个多营的敌人又一次向我连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我连严阵以待,当即与敌人展开了激战。战了30分钟以后,二排坚守的阵地上来人报告:我们阵地上的子弹打光了,敌人冲上了我们的阵地,崔副排长率领同志们与敌人拼杀起来了。我立即带领两个班,并拿着一支长枪,提着手榴弹冲向二排阵地,与敌人展开了肉排战,六班长宋良志一人就捅倒了4个敌人,我和战士朱言元共同刺死3个敌人。激战至下午4时10分左右,在团炮火和友邻的支援,打退了敌人的进攻,阵地牢牢地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扶山寨,革命的山,英雄的山。石岩上的累累弹痕向你诉说着动人的战斗故事;青草掩没下的五道战壕遗迹似优美的“五线”向你演奏出雄壮的乐曲。(注:文来自新县徽生活,作者:不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