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六)虎头关考证及其历史典故和传说(4)(原创)(雄关名寨系列之六)  

2017-01-13 15:2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虎头关考证及其历史典故和传说(4)(原创)(雄关名寨系列之六)
作者:山野枝子
     
      《明末强梁 》第三百五十章 “攻进虎头关”如下:

       奔跑的人流中,许梁抬头看见半空中那团绿烟亮起,心中发紧,知道虎头关内的起义军终于发信号求援了。

  也就是说,在虎头关周围的起义军看见信号,将加快速度,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明军周围。许梁长刀前指,大叫道:“杀!”

  明军知道此战的重要性,也不需要什么激励喊口号,个个奋勇向前。弓箭手中的箭矢仿佛不要钱一般,纷纷朝虎头关城上射落,明军后方的五尊大将军炮,再也不节省火药,炮口对准了关门正上方的城楼,一连五响,炮炮都落向城楼,恨不得一轮炮下去就将那座小楼轰塌了,城门口,两队明军用盾顶在头上,抗击着城头不断砸下来的石块,护着盾下面的铁镐队,誓必要将堵在城门里的石头砖块掏空。

  咚!一块磨盘大的石块准确地命中两面盾牌,盾牌下两名明军口里喷着鲜血,倒地不起,连带着将一名手握铁镐的明军压在下面。旁边的明军见状,扑上去两人,用手中的盾牌护在头顶,手脚并用地将压在下方的明军拉出来。结果刚拉出来半个身子,忽然自城楼上泼下来半锅热油,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几名明军被高温的热油烫得皮开肉绽,惨叫连连地满地打滚。

  虎头关下,处处是这种殊死搏杀的场景。明军中再也不分宁夏兵,庆阳兵,延绥兵,梁兵等等兵种,展现在起义军面前的,只有一种兵。那就是明军。

  不断有人中箭倒地,不断有人自天梯上跌落城下。不断有人被城头上落下的重物砸成肉泥,明军阵后方的大将军炮已经发射完了最后一颗炮弹。轰隆的火炮声再也不能响起。

  付出了极惨重的代价,城楼上的起义军终于渐渐抵挡不住明军的攻势,即便白袍白巾的高迎祥将最后一支黑衣人队伍拉上城楼,也无济于事。城墙的一角,终于有一名明军跳上城内。

  一名黑衣人猛扑过去,一刀将那名明军砍落城下。然而,又有两名明军跳了上来。

  黑衣人朝一名明军扑过去……

  又有一处有明军登上城楼,渐渐的,有第三处。第四处……

  城楼上的起义军疲于应付跳上城来的明军,对城下的压制力量大为减弱,也就有更多的明军登上城楼。

  高迎祥见状,知道大势已去,收拢身边几名亲兵,悄无声息地奔下城楼。

  又是一阵欢呼声自城下的明军中响起。城门里堵住的石砖,终于被明军搬空,城外的明军欢呼着,如潮水般涌进城去。

  冲入关内的明军追着不断后撤的起义军。在关内展开巷战。

  此时城楼上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城楼上的明军开始清理城墙,城外的伤兵开始进城。

  有火光,自城内某处亮起。被风势助燃,火势迅速扩大,浓烟滚滚。

  贺虎臣朝火起方向看去。惨叫一声:“不好,贼人要放火烧粮!”

  大喝一声。贺虎臣牙眦惧裂,带人急速朝火起方向赶去。

  许梁在青衣卫的护卫下进了虎头关内。他没有去理会各个街道的小股抵抗的起义军,也没有去理会城内的火光。而是登上城楼,注视着城门里排着队进城的伤兵。偶尔将目光投向远方,眼神忧虑。

  万幸,虎头关终算是成功拿下。然而自那团绿色的烟花亮起过去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许梁担心某支就在附近的起义军会随时出现。

  一条淡淡的黑线自远处的山角悄然呈现。

  许梁眼色一凝,紧盯着那逐渐变粗变大的黑线,手心渐渐泌出汗水。回头看看城下,此时进城的伤兵不足三分之一,尚有三千多名伤兵正在排队等待进城。

  寒风吹过,黑线现出了它的狰狞面孔。猩红的大旗猎猎作响,密密麻麻的长枪寒光点点,马啼声渐渐可闻。这条由无数起义军士构成的黑线铺展开来,足有一里多长,黑压压的军队看不到尾,当中两队骑士护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上的人头戴王冠,黄袍拖地。

  “敌袭!”惊惶的尖叫声自城外的伤兵当中响起。人群开始慌乱,原本整齐的队伍开始扭曲散乱,受伤较轻的士兵开始往城门方向一拐一拐地急步挤来,沿途冲倒了多少相互搀扶的伤兵。

  “戒备!”城楼上,明军将领高声道,喝令明军停止打扫战场,登上城楼戒备。

  邢中山奔到许梁面前,看着呈现铺天盖地之势的敌军,惶急地道:“大人,罗先锋带着人追杀城内的起义军去了,城门口兵力不足千人,城外的尚有这么多伤兵需要入城,该如何是好?”

  许梁紧盯着城下慌张进城的伤兵,朝远处趋近的敌军一指,沉声道:“邢将军,你守在城楼上。”说罢,许梁回身,随口指点了几名梁军哨官一级的将领,喝道:“你们几个,带兵随本官出去挡他们一挡!”

  几个哨官领命,点齐了所属军士,随许梁朝楼梯走。

  邢中山明白许梁要做什么,急声叫道:“大人,你守城,我去。”

  许梁此时已经下了城楼,抬头骂道:“本官只会进攻,不会防守,让我守城也是抓瞎。”

  许梁翻身上马,忽然一骑停到自己身边,扭头一看,戴莺莺正盯着自己看,眼里写满了担忧。

  许梁心中一暧,给她个安慰的眼神,发动坐骑,朝城门奔去,身后,四百名梁军士兵紧跟着出城。

  此时伤兵的慌乱已蔓延到了城门口,几十个人拥挤在城门口,相互推搡着,进城的速度反倒慢了下来。

  许梁见状,心头大怒,朝坐骑抽了几鞭,连人带马,便冲到人群里,冲散了拥挤的伤兵,有两名被冲倒在地的伤兵对着许梁怒目而视,随即破口大骂:“干你娘,敢撞老子……”

  许梁跃马过去,二话不说,手中长刀递出,两声惨叫,那两名被撞倒在地的伤兵脖子上各开了一个血槽,抽蓄不已。

  众伤兵惊惧。

  许梁怒喝道:“排好队,不要乱,按顺序进城!再敢冲撞拥挤者,杀无赦!”又朝站在城门口维持秩序的明军校尉喝道:“你带人在此守着,胆敢作乱者,就地格杀!”

  “是……”那校尉也被吓傻了,木然地应着。

  许梁不再管他,带着身后四百多名梁军直朝外边冲过去,见着插队冲乱的伤兵,挥手便是一刀砍过去。身后的梁军有样学样,一路过来,沿途不少想要拥挤进城的伤兵都被斩杀。

  众伤兵被鲜血淋漓的场面震摄,对着许梁等人敢怒不敢言。大部分在心里不断问候许梁的祖上女性。

  不过经过许梁的这一番震慑,进城的队伍逐渐恢复了秩序,众伤兵虽然心中惊惶,倒不敢拥挤插队,个个加紧步子,朝城内走去。

  城门口那维持秩序的明军校尉,远望着迎着那支敌军而去的梁军,钦佩不已,忽见着一名伤兵探头探脑地想要插队进城,不由一个刀背拍过去,喝骂道:“瞅啥子瞅,一个个来!”

  城楼上梁军副将邢中山神情凝重,在城楼上不断游走,指挥着城上的明军准备守城器械。

  许梁,终于走到了伤兵队伍的最后边。迎面百米开外,便是不断趋近的起义军。

  由四名梁军哨官带领的梁军士兵默默地站在许梁身后,排成防御阵型,握紧了手中的武器,紧盯着前方。

  有两名伤兵相互搀扶着,自伤兵队伍中脱离出来,站到了梁军队伍里。

  许梁看着他俩,脸色微异,问道:“你们不进城?”

  那两伤兵互相看看,一人咧嘴一笑,摇头道:“我断了一腿,他缺了只胳膊。进城去也是缺医少药,活着受罪,能够跟着大人多杀几名敌人,死了也不亏。”

  许梁赞赏地哈哈一笑,胸中豪气顿生,连声道:“好样的!”

  随后,许梁将目光投到那辆黄色的马车上,看着马车上的人,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