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西河”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原创)  

2015-08-09 23:5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河”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原创)

作者:山野枝子

       真应该写一写长河上游的西河了。近三年来热闹沸腾的西河,一改往日的落寞,进入了时尚牛人的眼帘,被炒热成了爆品的上品,也许达到了极品的爆品。其中的文化价值,传承着前世今生。奇葩的今世,或许与其前世因缘相关。西河,历史的西河,曾经有多少现代建设者触及过其文化的灵魂,扣问当下的人们,有多少乡愁被遗失?

      我在这里,借用唐代王维的一首诗中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两句诗,改换作为题目,也许别有一番情趣和韵味。这两句诗,出自《使至塞上》的“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这首诗。

      从我借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古意,你也许可以触摸到西河的肌肤。此诗是王维奉命赴西河节度使府慰问将士,即诗人赴西河途中所作。这是一首纪行诗,诗人身负朝廷使命前往边塞。诗即记述这次出使途中所见所感。 两句写景描绘了边陲大漠中壮阔雄奇的景象,境界阔大,气象雄浑。但如果用来写西河,虽然地域和场景上风马牛不相及,但从“孤烟”与“落日”上却有值得借用的必要。当然,也许你会感到我在牵强附会,或许你还感到我在作秀。如果你硬要这样认为的话,那我也只能说,在当下互联网加的时代,我加王维,借鸡生蛋,借梯上楼,借船出海,又有何妨呢?这种嫁接在“使猪都能飞起来”的互联网加时代,不正是“全民创新,万众创业”的伟大创举的具体应用吗?不感觉有什么不当!

      这一联由两个画面组成。第一个画面是大漠孤烟。置身大漠,展现在诗人眼前的是这样一副景象:黄沙莽莽,无边无际。昂首看天,天空没有一丝云影。不见草木,断绝行旅。极目远眺,但见天尽头有一缕孤烟在升腾,诗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似乎觉得这荒漠有了一点生气。那是烽烟,它告诉诗人,此行快要到目的地了。烽烟是边塞的典型景物,“孤烟直”,突出了边塞气氛。然而,我要描写的西河景物上,也是要突出西河的“孤烟直”与长河的“落日圆”这两幅画面的境象感受。

      从画面构图的角度说。王维的诗,描写在碧天黄沙之间,添上一柱白烟,成为整个画面的中心,自是点睛之笔。而我却是写乡村中炊烟和火塘之烟。另一个画面是长河落日。这是一个特写镜头。诗人王维大约是站在一座山头上,俯瞰蜿蜒的河道。时当傍晚,落日低垂河面,河水闪着粼粼的波光。这是怎样美妙的时刻啊!诗人王维只标举一个“圆”字,即准确地说出河上落日的景色特点。由于选取这样一个视角,恍然红日就出入于长河之中,这就平添了河水吞吐日月的宏阔气势,从而整个画面更显得雄奇瑰丽。 而我也要从王维的角度去看这长河湖泊的落日的表象和想象其内在的感受。

  诗人王维把笔墨重点用在了他最擅长的方面——写景。王维出使,恰在春天,途中见数行归雁北翔,诗人即景设喻,用归雁自比,既叙事,又写景,一笔两到,贴切自然。尤其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写进入边塞后所看到的塞外奇特壮丽的风光,画面开阔,意境雄浑,近人王国维称之为“千古壮观”的名句。边疆沙漠,浩瀚无边,所以用了“大漠“的“大”字。我写的西河,是真实的西河,不需要“大”字,而是现实的乡村。诗人把边塞荒凉,没有什么奇观异景,烽火台燃起的那一股浓烟就显得格外醒目,因此称作“孤烟”。我却原汁原味的写西河村的炊烟,更显得西河烟雾与水汽及云雾的缥缈。诗人王维一个“孤”字写出了大漠景物的单调,紧接一个“直”字,却又表现了它的劲拔、坚毅之美。我也用创意写作的手法,借用王维的诗意表现放法,来摹写美丽的乡村——西河“炊烟”的“平凡”与“绚丽”而“多姿”。

      诗人王维所写的沙漠上没有山峦林木,那横贯其间的黄河,就非用一个“长”字不能表达诗人的感觉。落日,本来容易给人以感伤的印象,这里用一“圆”字,却给人以亲切温暖而又苍茫的感觉。一个“圆”字,一个“直”字,不仅准确地描绘了沙漠的景象,而且表现了作者的深切的感受。诗人把自己的孤寂情绪巧妙地溶化在广阔的自然景象的描绘中。而我所写却是山峦叠嶂,茂盛林木的山区,一湾清流,更显悠长;碧水青山,蓝天白云,更觉夕阳圆满;这样不仅表达了我的所观所见,更是表现了我对西河历史变迁的感受。

      正如《红楼梦》第四十一回香菱学诗里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这就是“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这段话可算道出了这两句诗高超的艺术境界。我也有此感受,对于我曾经在此工作过十二年之久并担任支部书记三年之多的人,不用“直”表现西河的炊烟,不用“圆”描绘长河“高山出平湖”落日,就再也找不出另外的词汇来表达我内心的感觉了。

      知子莫如父,爱子莫如母。对于我一个生活于斯十几年的人来说,作为西河客居于此十几年的主人我来说,更有深入的了解和热爱。爱这里的山山水水和人民,但也难以与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居民对这里的山川树木的爱所能比较。这里虽然人均不足一分田地,户均不到一亩山场,但这里有的人民有着对根的热爱和眷恋,虽然早己去外面去打工赚钱,但依然爱着曾经生养的故乡,正因为这里的人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才保存了这里的原始树木和森林,也使得这里的河水依旧清纯,也正是对故土乡村的热爱,使得这里的故居老宅得以完好保存,以至今天让人们来寻找逝去的乡愁。

      我写的长河和西河,并非是王维的长河和西河,而是大别山麓中部的一个无名村落。随着近几年来美丽乡村建设的风起云涌,昔日落寞的西河,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作为一个曾经在西河担任过三年支部书记的我,更是欣喜若狂,百感交集,风度热血沸腾,想写一点什么,来讲一讲西河的故事。或许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也许是一个凄凉的回望,或者是一个艰苦的过往,也可能是一个轰轰烈烈的场面,也可能是一幅如画的美景。

      我说“西河孤烟直”从其观景的角度来说,是站在长期上游与西河交叉的渚头山,即西河河东的东山半山腰上,设置一观景台的位置,来俯瞰西河两岸的景色,当然四季景色是各个不同的了。对于十多年生活其间的我来说,深谙西河四季美色的所在,此所谓在水识鱼性,在山知鸟音也!春季或夏季,在万物苏醒的时节,西河地处长河诺大水系的湖泊之中,洇蕴的升腾上升的水雾之中,影影绰绰的青墙灰瓦高低错落的房屋,曲折如婀娜纤纤的美女腰肢;门前的如带溪流,如少女洁白的纱裙逶迤在雾气缠绕中;绿树红花如少妇头上的秀发和花冠;这些在朦胧的雾蔼的掩映下,如贵妃出浴般美丽动人;鸡鸣狗跳的欢腾,迎来了一天的黎明,在曙光的晨曦中,人影绰绰的移动着一早起来的农民,他们有的正赶着老牛,或赶着羊群,或扛着船浆,或荷着木犁,,,开始了一天的劳作。看那各个山坳中,一群群采茶姑娘红润的脸庞,听那采茶的歌声,你才会知道什么叫春姑娘喜悦和呼唤;在西河边上的石板上,已响起了捣衣的木榜槌声,那花色斑斓的衣衫在升起的水汽中,如海市蜃楼般扑朔迷离,有如仙妇浣衣在这西河之中;当一切被春鸟唤醒之后,西河的家家屋子上,便冒出了袅袅炊烟,从烟囟里缓缓直上,漫漫飘散在上空,与河里的水雾融为一体,分不清那是烟那是雾,有如水墨画一般清润而气韵生动。不由自主的让你想起了王维的“大漠孤烟直”的诗句,湟然置身于世外的仙境般梦幻的感觉,这就是我印象的西河。

      西河,地处长河高山湖泊的上游并被两水环绕,上游来源是姜寨和白毛尖的东麓,水量充沛,长年流水不断,婉延曲折而来。在西河交汇停留。边两岸古木参天,有千年红檀香树木数株,躯干苍老鳞鳞,见证着西河从明清到现代的苍桑巨变,记录着从西河乡到西河村的历史变革,铭记着新中国公路交通穿境而过而后又沦为泽国水乡的无私奉献,为响应“一定要把淮河治好”的伟大号召,为新中国的水利建设舍小家顾大家,曾经历几度的背井离乡的迁徙;青石板铺就的过河步道,踩踏了千年的足音,留下了先人们深深的脚印,每一块石墩如卧虎似盘龙默不作声,甘为他人度向彼岸而与河水一起欢腾;一道道围堰横亘的流动的河中,堰的大小不一,如一面面明镜映照的这青山之间,水中鱼虾,游戏在清澈见底的沙滩之中,河水停息下来,集聚起来,经过休息之后,通过条条沟渠,穿过村舍的门前,如血脉流入了西河人的脉管,哗哗流淌着千年的岁月,浇灌着层层梯田,滋养着西河的祖祖辈辈。

      如果你是秋天来到这西河湾,那别有一番滋味让你品尝到新鲜。不说河两岸红檀香木树色的红艳和枫杨树的橙黄色叶片,还有那千年银杏和千年古柏上的枪弹残片,更见证了历史和战争的创伤;更有那野山油茶红果的耀眼斑斓,更有那漫山遍野的紫皮油栗的笑脸,还有那野生猕猴桃的香甜,还有那河里肥美的鱼虾,更是让你浼涎。你看那采撷茶子的汉子和那红润脸庞的女人,就知道今的油茶又是丰收的景象;更有那打板栗的笑语欢歌,定是今天秋板栗能卖出一个好价;看那半山腰悬挂着的采橡子的姑娘和那歌声的嘹亮,就会知道姑娘又在把远方的心上人思量;猕猴桃的叫买声,已经把西河湾叫响;摇浆的打渔人,打捞着喜悦的鱼虾收网装满了船舱;水稻一片金黄,野菊花也把山岗点亮。这秋的美色,已把整个西河张扬!

      如果是冬季,那你就会感到你回归到了,枯树、寒鸦,断桥、残雪,但并不萧条的火热景象,家家升腾起的白色的烟雾,你随便走进那家屋内,燃烧的火塘炉火正旺,热情好客的主人会端上浓香的红茶,让座于你请你在火塘边坐下喝茶,还会递上西河特产油酥饺,让你品尝。与你叙说着一年的鱼米之享,还能享受到米酒的甜香。河边那一家豆腐店也许刚刚点上石膏,正在凝成豆腐的模样,古老的油榨也许正在把清纯黄亮的油脂汩汩流淌;我不知道那家正在把糍粑捶打,还有那几家正在制作饼折,灶台里炉火正旺,把切成丝的饼折晒在门前的竹席上;也许你还看见一位老人在阳光下把挂面拉得老长老长;也许牵年猪你正赶上,逮猪的鸡飞狗跳,或许你不感兴趣,但是荡漾在人们脸上的笑意,你一定会感到心花怒放。河中游戏的鹅鸭的叫声,给这乡村年味的喧闹声增添些许韵律的音符。

      西河孤烟直,远没有大漠孤烟的苍凉壮美,然而,这在西河却是不亚于大漠孤烟的四季景象。如果你有幸置身西河,来体验西河的乡村美景,追寻逝去的乡村梦想,不谛是一个最佳的地方。你虽不是如同王维一样,背负着慰问将士的使命,但你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来到这里接地气的了解一下当下农民的愿望,也许会对你过多的奢求是一种心理的疗伤。

      长河落日圆,又是一番别致而诱人的景象。那就是站在西河河西的高山上看长河的境观印象。旁晚,你沿西河后山的虎头山,斗折蛇行而上,两边夹道的是千年的苍树,迎面的漫山的油茶的板栗,还有间杂的野山茶,还有叫不不名字的各种野果野花。上行300米,便来到了山顶上,放眼朝东北方向看去,只见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映入你的眼帘。波光粼粼,在西阳下,泛着红光;远处层层山峦,如梦如幻的在夕阳下静寂苍茫,如卧龙盘踞在蓝天白云的夕阳西下,如奔虎跳跃在火红的晚霞之中,层层叠叠,一年四季又是不同的图画,有时如多彩的油画般凝重厚实,有时如水彩画般明丽润滑,有时如水粉般细腻嫩脆干涩,有时如水墨画般朦胧韵致,,,。当你再次把眼睛收回长河的水面之时,你会惊喜的发现,西边的落日,已经沉入了明净的长河湖底,那么圆满而圆润的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和游览困惑,你才感觉到这个长河,才是真正的长河。

      首先,从她的外境形态来看,长河这个高山湖泊确实是长形的,如一条白色的练带,飘浮在这青山之间;从这条人工湖的修建过程来讲,才算是长河了。她经历几十的春夏秋冬,与新中国的建设同时起步,而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启而再次起程,被告人们编写的很多动人而诙谐的故事,被小儿们吟唱为“长河呀长河,大姑娘修成了老太婆,老太婆的儿女又来修长河。”在漫长的修造中,长河的故事很多很多,其中,有许多奉献青春的少年,就有很多动人的爱情故事,也有那个动乱年代的荒唐笑话和心灵悲伤,让人们从中有着美好的回想和从中汲取教训酸涩食粮。
长河落日圆,虽没有王维诗中大漠望无际的平坦上托起的夕阳那么耀眼灿烂,但长河的落日,不仅仅从物理现象上看到了同是落日的圆满,更看到了新中国建设发展的成就与圆满,你不觉得长河的历史见证的圆满更令我们欣慰与激动吗!

      现代绝版的美丽乡村——西河,谱写一曲荡气回肠的新时代的“西河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的壮美诗篇,你若有意,请你来见证这新时代的梦里老家,寻找你曾经青涩的童年梦幻!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