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作者”走极端 “读者”入心间(原创)  

2015-08-11 13:4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走极端  “读者”入心间(原创)

作者:山野枝子

“作者”的作品或行为,只有走向“两边”的极端,往往才会或者才能进入“读者”的心间,以强大的视觉或感觉冲击力,为“读者”所重视,从而使“作者”的故事、哲理或行为,引起强烈的震撼。所以,创作者的一切言语、文字、行动、作为,都极尽夸张之能事,或者采取一些过极行为,引达到目的。在艺术创作上,作者往往把美的写得超美,把丑的写得奇丑,把平凡普通之事,写得异常奇葩,而吸引读者的眼球,打动读者的内心,震撼读者的心灵;在表达诉求上,一些人也采取这种手法,不是上访闹事,就是自焚跳楼,以引起当局的关注。难道这是历史的经验吗?难道这是一种文化的使然吗?还是一种现实的逼迫!一些极端主义者或者极端分子的狂暴粗野的不理性的根源在此吗?

有文章指出:“极端状态下的人和社会,一直是文学题材中的抢手项,亦堪称文学传统。”真是如此吗?文章作者并指出“古典文学几乎全部如此”,同时还列举了中外小说,并说“包括莫言绝的大多数小说,也是”。同时该文作者又指出“日常或庸常生活,直到现代,才进入文学主流。现代主义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分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与此相关,即‘极端——日常’的对立。”古典小说《金瓶梅》、《红楼梦》、《西厢记》等,大多是写人生性欲、贪婪的极端状态;神话传说〈田螺姑娘〉、〈聊斋志异〉、〈西游记〉等,大多写的是正义、容忍的极端。这种两边极端状态下的物质和精神的肉层面和灵层面的畸形,虽不是当时社会的主流,但作者还是以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创作理念,以文学艺术的形式表面出来。近代的〈废都〉、〈白鹿原〉、〈丰乳肥臀〉等作品,也是描写人生丑陋、社会丑恶的极端,而被人热捧和推崇,旨在揭露社会的负面,而宣传正面的正能量文学作品却无人问津,难道丑陋是当下的主流吗?然而,人们为何对丑八怪倍感兴趣,而对正义却避而不谈,这正常吗?

绘画艺术追求是视觉冲击,文学艺术追求的感觉震荡,走两边极端的路子,这些本无可厚非,但是,我们也不应失之偏偶,只描写丑恶的一面,也应给阳光的一面留下一席之地。社会也是如此,为何人些人要走上极端的行为方式,来表达诉求呢?一些极端分子,不顾个人生命和他生安全,而杀身成仁,这又是为何呢?这种悖逆人类伦理道德的绝情极端,违反自然和社会规则,为何当下屡屡发生呢?极端主义者的不理性行为,给社会和自然造成严重危害,必须坚决杜绝!要杜绝极端主义行为,是否要从文化的、或者说艺术的根源上去改变人们的审美情趣呢?或者说人类的审美观呢?或者说把艺术与社会分开来论呢?发人深省,值得思考!

中国传统哲学的“中庸”之道,合和主义,如何在当下被遗失或丢弃呢?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的扭曲,需要重新拾起!尤其是审美观的确立,更是当务之急!

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而美学则是哲学的重要表征。中国传统美学是“向内求善”的美学。老子倡导“道法自然”,认为“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孔子认为“里仁为美”,孟子说“充实之谓美”,把美与事物或观念的合目的性联系在一起,并将自然事物的美,比附人类社会的道德,形成了中国传统美学的“比德性”。如玉之美,如竹之美,梅花之美,菊花之美等等,这些观点,通过物质之美,比附人类内心的审美情感,从而是属于物质之美达之于意识之美的物质中心主义美学。而西方美学,则是“向外求真”的美学,强调美和审美及艺术的规律性和科学性。毕达哥拉斯提出“美是数的和谐”,柏拉图认为“美是理念”,亚里士多德指出“美是依靠大小、比例、秩序安排的有机整体”,强调的是规律性;文艺复兴后期,西方美学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哲学思想响影下,发生了“认识论的转向”。被认誉为西方美学之父的鲍姆加登说“美是感性认识的完善”,康德认为“美是形式的主观合目的性”,席勒认为“美是现象中的自由”和“美是活的形象”,黑格尔认为“美是理性的感性显现”,海德格尔把美规定为“置于艺术之中的真”。这些表明:西方美学注重的是主观的意识性。而中国传统美学则注重的是对物比附性是物质的内在性。这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表明了中国审美观与西方审美观的本质分别。

当下时代,市场经济的时代。作者为了吸引眼球而有一个好的卖点,于是乎把艺术作品推致极端的丑恶,引换取人们同情的眼球和眼泪,以求买个好价钱。例如赵本山的小品,除了丑化还是丑化,周立波的单口秀除了骂人别无他意,东北二人转除了低俗就没了内容。还有当下什么市场广告词,虽然创新,标新立意,但仍走不出奇葩极端用语的怪圈。还有视觉艺术的求新求异,也难脱极端的怪异味道,以致影响社会的风气,也是不理性的走向极端,表现为极端分的猖獗和极端主义的抬头。

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即从当下一些读者角度和解渴需求来看,一些读者也出奇地喜欢猎奇要读极端的作品,追求大美大丑,但更多的是在欣赏极端的丑,以缓解内心的浮燥和恐惧的压力。如果追索究竟的根源,这些压力的来源,也不能完全责备当下的这些读者,说得同情一点,站在这些读者的立场上平心而论他们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也有怨言。他们认为他们生不逢时,面临着就业、住房等诸多生存压力。然而,这些也不应成为读者喜欢阅读极端作品的完全理由吧!

难道排遣心中的压力和苦闷,就只有走极端这一条唯一的方式吗?难道真的是要作业者用走向极端的表现形式,才能进入受众的心灵深处的痛定思痛的关注和警醒吗?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