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枝子大别山文学山水画的博客

山水画

 
 
 

日志

 
 

许钦松山水画特色(摘抄)  

2011-07-14 10:2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著名国画家王明明说:“就创作而言,他(指许钦松)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勤奋。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我在人民大会堂看到他的新作《南粤春晓》,确实是件精品。”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美术评论家范迪安,在评论之中写道:“许钦松一幅悬挂于人民大会堂的山水画巨作《南粤春晓》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幅作品既有对岭南绘画传统的继承,又有对岭南绘画的超越。在继承方面,作品延续了岭南绘画一以贯之的关注现实的艺术精神,准确地把握住了岭南自然物象的物理、物情、物态,以巍峨旖丽的山川和吞吐大荒的云气,表现出浓郁的南国生活气息和独特的地域文化特征;作者将岭南绘画注重‘精’、‘巧’、‘细’、‘美’的审美意识与北方绘画注重‘厚’、‘大’、‘拙’、‘雄’的艺术特征相结合,把南方画风的细腻敏察与北方传统的豪放旷达相结合,大气势的丘壑组织、大场景的空间营造和细致精微的物象刻画,超越了岭南绘画写生式的真实,把‘大’和‘远’的美学范畴融合为一体,创造了一个为理想的形式所占有的象征性空间,既合于人民大会堂这一国家宏大视觉叙事场所独特空间对艺术品的要求,又凸显出鲜明的人文风貌与时代精神,并以此表现了一种‘天地大美’的境界。”
原中山大学教授,现任广东美术馆馆长、著名美术评论家罗一平博士,在其研究许钦松艺术的长篇文章中,高度评价许钦松的山水画,充实着壮美与雄浑的“宇宙意识”与诗意的情怀。认为许钦松的巨幅山水画《南粤春晓》,“凭借富有表现力的笔墨以及虚实对衬、有无交融的谋篇布局,着力营造了一种充满想象、意味深远、超越时空限制的存在;以‘有形’与‘无形’、‘有状’与‘无状’的高度统一,建构了一种浑、厚、健、雄的宏大意象。南粤树木具体的描写与近于象征意味的山川符号,构建着不断交织运动的心理时间图景和一个随意即取的心灵空间图景,苍苍茫茫的水墨调子仿佛要挣脱物理空间的束缚,进入了一种‘仰观俯察、游目骋怀、集视听之娱信’(王羲之《兰亭序》)的大美之境。作品的笔墨表达充沛着‘气’、‘力’之美,具象中透出空灵,雄奇中蕴涵细腻,意境中勃发生机。进入这样的作品,让人遐想神游,从中体悟到儒家美学的中心概念——‘中和’之美。故而,作品面世后立即获得了中国美术界的高度评价。”
我完全赞成众评家所言,巨幅山水画《南粤春晓》,是许钦松在山水画创作走向成熟的旅程碑式的巨作,是许钦松在山水画创作方面,确立自己独特的“许家山水画”的艺术风格的代表性的精品之作。
许钦松在《艺术感言》中说,“艺术的风格特征,是艺术家作品最直接的形象印记,风格特征的独特性又是艺术家独创性的更深层次的提升。没有风格的独特性,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极易淹没在茫茫的作品海洋之中。因此,一位艺术家能具备独特的艺术风格是极不容易的,也是需要竭尽全力去探求去摸索的。确立独特的艺术风格,是艺术家艺术追求的最根本之所在。如果一位艺术家能确立独特的艺术风格,同时具有高品格的气质的话,这位艺术家便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
作为一个山水画界的旁观者,我觉得,这些年来专攻山水画的画家们,都在言说“要创造属于自己的山水画风格”。一些美术理论家也都在提倡“山水画家要创造出既要立足传统,又富于现当代创新精神的山水画新风格”。可是,人们却遗憾地看到,在如雨后春笋般的山水画展中,在被媒体宣传炒作的大量所谓“艺术上创了新”和所谓有“独特风格”的山水画作品,大都形同不断花样翻新、一阵风似的类似商品市场中的那些流行服装款式,只有流行时尚,而没有艺术个性的所谓“风格”。在当代山水画领域,表面上看似乎都在“讲传统”,“讲笔墨”与“讲文化精神”;都在说“要创新”,说“要有现代气息”,说“要有时代精神”。可是,在事实上,却总是把重复明清时代落泊文人的那种与今天的改革开放大时代,与今天人民的充满了活力和朝气,开朗爽快和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格格不入,不满现实、逃避现实与寄情山水的消极情怀的作品,当成继承了山水画传统的创新之作。在笔墨上重复古人的老一套,或大量“克隆”“黄宾虹式”的山水画。
正像许钦松在其随笔式的《艺术感言》中写道:“当代中国山水画界陷入了‘四王’和明清山水画风的不断重复、不断反复证明此种认同感的怪圈,而后逐渐失去一种激情,一种鲜活的原创意义的东西,丧失了由艺术而感动、由感动而艺术的精神动力,最后导致了艺术的滑坡。”他又说:“中国画继承传统的笔墨程式,应注入现代精神和现代审美的元素,方能生发出新的鲜活的生命力。整天在享用着现代文明,却要把自个装扮成古代的高人隐士,缺乏切身的体验和内在的精神依托,又以一种唯传统是尊的面目出现,这实际上是一种伪传统。”
那么,许钦松所推崇的山水画传统,具体所指如何呢?他在一次接受记者访谈时说:“我个人推崇宋元山水画,而不喜明清山水画。宋元的山水画,张扬着典雅、正气。宋元的如李成、关仝、范宽、郭熙、马远、夏圭和黄公望等。我认为我们今天的山水画家要认真学习吸收他们的‘为山传神’,雄浑、壮美、大气和‘浩然之气’。而明清山水画的兴起,与时事政治相关,多是前朝遗老或者失意者,潜入山林,借山水画抒发性情,是一种比较自我的状态,山水画成为他们心灵疗伤的药剂,寥寥数笔,有排解郁气、供座上宾客赏玩的功用。我的艺术创作走到现在,慢慢成为了北派和南派的结合,这也成就了我的特色。具体说来,我的岭南特色在于云雾。云雾轻轻渲染,就使整个水墨画仿佛流动起来,并且充满了升腾的力量。山虽是岿然不动的,然而我看山,山也在看我,仿佛山和我可以悄悄絮语。假如山有生命,它活生生的气息,就是缭绕着大山的云雾。云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它的瞬息万变。云,偈一个神奇的气场,让潇洒的山更潇洒,让沉默的山更沉默,让悲伤的山更悲伤,让无奈的山更无奈……云雾,使得苍劲而干燥的北方山峦,带上了岭南山脉特有的温润灵动。”理论上有清醒认识的许钦松,在山水画创作实践中,坚持按照自己的理论思维去进行艺术的探索。
许钦松在画山水的过程中,有意摆脱明清以来只知一味因袭前人,只偏重于笔墨情趣的表达方式。他在对山水画的画面空间与笔墨的处理上,强化汉唐伟岸与沉雄的艺术精神,张扬北宋山水画传统的博大气象。从许钦松的山水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汉唐艺术,对五代两宋,尤其是对北宋画学意象精神的继承与再造的情有独钟,艺术作品并不仅仅是靠笔墨趣味的美感取胜的,也不仅仅是靠画面章法组织的高妙得当胜人一筹。更重要的是要以一种大境界、大气象组合成一个整体的视觉效果,从而对人的精神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引导出一种向上的力量”(见罗一平〈“宇宙意识”与“诗意情怀”——许钦松的山水画)。
许钦松的山水画的另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是正如林墉、李伟铭和罗一平等众多著名专家学者所评析的那样,许钦松巧妙而又能动地将他所精通的木刻黑白版画元素,完美地运用到山水画的创作实践中去。许钦松说:“由于职业角色的转换,很自然的,我把自己对版画的理解、版画元素带入山水画中。版画讲究用刀,‘刀工’就会带来劲、健等特质。你看人们对碑拓书法如痴如醉,其实石碑临摹的书法跟人们看到的碑上成形的书法是有区别的,这区别就在于,刻碑用的是刀,刀刻与生俱来的苍劲、古朴、力量,再融入本身摇曳生姿的书法,两者结合产生了质的飞跃。这点给我很大启发。况且,这种‘以笔拟刀’在宋代山水画中是有迹可循的。因此,我将版画刀工带入山水画中,使得山石结构像刻出来的,这是一个慢慢摸索,不断进步的过程,两者结合从不自然到自然,逐渐成为了我的个人特色。”
从以上分析,我们就可以看到:无论是过去弄版画,还是今天搞山水画创作,许钦松都很重视对传统的研究、学习和继承。在山水画创作实践中,许钦松不但重视将版画如何经营黑白灰的关系,如何运用刀工的技法,以及西画的功夫用于山水画的创作中去,而且他对关于中国画的传统笔墨和用线等有关中国画的底线问题,也是认真花气力去进行研究的。这集中体现在他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巨幅山水画《南粤春晓》之中,画中由近及远的山体上的红木棉、松杉及榕树的描绘和塑造方面,所体现出来的笔墨与用线功夫,都颇见许钦松的中国画传统笔墨和用线的传统功力。当然,对于重视学习中国画传统笔墨的许钦松来说,他更重视如何致力于创新的问题。他说“继承传统的笔墨程式,应注入现代精神和现代审美的元素,方能生发出新的鲜活的生命力。”
在我为许钦松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两位湖南山水画界的友人来工作室聊天,他们翻开《许钦松山水画集》,边鉴赏许钦松的山水画作,边发议论说:“许钦松的山水画,画面有一股吸人眼球,震撼心灵和扣人心扉,且是久违了的,呼之欲出的中国汉唐艺术的博大沉雄之风,有一股宋元山水画的崇高、壮美的‘浩然之气’。且富有鲜明与强烈的现代感,洋溢着令人精神为之振奋的中国改革开放大时代的精神。从艺术审美层面上去进行分析,与人们看厌了的当下山水画界所流行的画面上弥漫着明清遗风,却被吹捧为“精品力作”相作比较,令人感到,欣赏许钦松的山水画,有一种在艺术上如沐春风的美好感受。”
友人们在离开我工作室之前,还感慨地说:“难怪近年来会听人说广东画家许钦松的山水画,是风格独树一帜的‘许家山水画’。今天看了《许钦松山水画集》,果然觉得名不虚传。”又说:“许钦松的山水画,在当代中国山水画界,以与众不同的大笔墨、大境界、大气派之美,给人以耳目为之一新的艺术审美感受,并留下过目难忘的深刻印象。”

 

2002年,举办了《许钦松山水画展》,出版了由林墉作序的《许钦松山水画集》。林墉在序言中写道:
“许钦松画山水画更多地得力于黑白的组合,而且这黑白又更多地得力于形的描述。正是这样的走向,因而我觉得许钦松的画有相当的实力,这实力正来自画面的实景描述。当画画把笔墨当成根本的时候,能看到想到画到实景,实在是很难得的!许钦松没有一味地笔墨,反之,把笔墨融合到黑白的安排中,这实在是他的山水画的动人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5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